首頁 > 話題 > 正文

焦慮的人常有過敏的原因

核心提示: 海外奇聞趣事,看這里!

幾年前,瑪雅南達Maya Nanda注意到她病人中有一種奇怪的現象。那時,她是一名在辛辛那提兒童醫院醫療中心兒科的醫生,南達擅長治療花粉、寵物等各種過敏的孩子,她意識到嚴重過敏的孩子似乎也有更高的焦慮和抑郁率。這些小病人在描述癥狀時似乎很焦慮,他們經常感到不安。當一名患有哮喘的病人主訴呼吸急促時,南達發現他其實是驚恐癥發作。

2016年,南達和她的同事們發表了一項研究,發現在7歲兒童中,過敏確實與抑郁,焦慮和孤僻等癥狀有關。患有花粉癥的孩子患抑郁和焦慮的風險提升三倍。最近,更多證據支持了這種聯系,并且,這種聯系不僅僅發生在兒童。四月份,一項針對德國成年人的研究發現,廣泛性焦慮與季節性過敏有關。

如果進一步的研究支持過敏和心理健康之間的關系,它可以或許能解釋我們的身體如何影響思想?或者反過來。焦慮癥和過敏,影響著數百萬美國人,兩種看似無關的疾病,可能有許多相似之處。

最近的論文有明顯的局限性。南達現在在密蘇里州堪薩斯城的兒童慈善機構工作,她指出,該研究的作者沒有調整社會經濟狀況等影響因素,受試者平均年齡為61歲,數據基于過敏癥的自我報告。此外,一些研究發現過敏和焦慮之間沒有聯系,導致一些研究人員認為目前的研究具有方法學的問題。(最近論文的作者沒有回應外界評論請求。)

但至少在一點上,幾篇不同的論文都確定過敏的人更容易焦慮。2013年,一些研究人員發現,過敏癥不僅使焦慮和其他情緒障礙的患病率增加,而且因過敏而接受過脫敏治療的人患焦慮癥的可能性低于未接受治療的過敏癥患者。2017年的一項小型研究發現,患有食物過敏的兒童更容易患焦慮癥。其他研究甚至發現花粉過敏與自殺風險增加之間存在聯系——這部分解釋了為什么自殺事件頻率會在春季上升。

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醫生和流行病學家桑德羅加萊亞Sandro Galea說:“有充分的證據證明,許多精神疾病與免疫功能障礙有關。”

如果這種聯系確實存在的,過敏可能會以幾種不同的方式引起焦慮和其他情緒障礙。首先,生病帶來的壓力很大,過敏的人經常感覺自己感冒了。氣促,或咳嗽和喘息的經歷只會讓人感到焦慮。

然后是生物學解釋。過敏引發了壓力荷爾蒙皮質醇的釋放,這可能會干擾一種叫做5-羥色胺(讓我們感覺良好)的大腦化學物質的釋放。南達說:“目前尚不清楚皮質醇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它可能會抑制血清素的產生或與其受體結合。當血清素出現問題時,理論上就會出現抑郁癥或焦慮癥。過敏癥也會引起稱為細胞因子的炎癥化學物質聚集在鼻粘膜和鼻竇中。這些細胞因子部分擴散到血液中,它們通過血液循環可能影響中樞神經系統和大腦。”

也許還有進化的原因可以解釋這種聯系。例如,“如果你是一個過敏的人,你有一定的焦慮感,可以讓你躲避過敏原,這是有道理的。”南達說。

辛辛那提大學耳鼻喉科學副教授艾哈邁德 R·塞達格特Ahmad R. Sedaghat表示,過敏和焦慮之間可能同時發揮作用,但更多的證據表明,是過敏引起情緒障礙,而不是反過來。他還提出了另一個可能的原因:當我們生病時,身體可能會產生一種不良情緒,讓我們選擇在室內休息,這樣我們就可以保存精力。

艾哈邁德進一步指出:“從進化的角度來說,所有的動物在生病時都會有這種反應,稱為‘疾病行為’,它意味著節約能量。問題是如果你有持續的鼻竇炎癥,隨著時間的推移,炎癥使焦慮和抑郁更加嚴重,由此進入一個惡性循環。”

要確定過敏癥如何影響心理健康還需要做更多的研究。一些研究人員告訴我,患有過敏和焦慮癥的患者可以從了解兩者的關系中受益。通常,治療過敏癥也會使人的抑郁和焦慮癥狀得到改善。休斯頓德克薩斯大學健康科學中心耳鼻咽喉科助理教授威廉William Yao說:“如果你有過敏和焦慮,若忽略過敏癥狀,治療焦慮癥可能具有挑戰性。”

本文譯自 The Atlantic,由譯者 Mork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三分赛车计划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