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淘吧 > 正文

垃圾分類能否“扔”出新風口

核心提示: 七月初,上海開始實施的生活垃圾分類政策,讓“垃圾分類”一夜之間成了“網紅”,引發熱議。

七月初,上海開始實施的生活垃圾分類政策,讓“垃圾分類”一夜之間成了“網紅”,引發熱議。

近日,住建部給出了時間表,到2025年前,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

“垃圾分類”一出,一邊是社區的居民開始行動起來,另一邊則是創業風口上的涌動。有媒體報道,6月底的一周,國內新增了53家關于垃圾分類的新注冊公司。

垃圾分類會否“扔”出下一個創投風口?在日前燃財經舉辦的垃圾分類主題沙龍上,這個話題成了焦點。

社區垃圾回收會是塊大蛋糕嗎?

北京愛分類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徐源鴻從十年前就開始做再生資源回收,過去身處這個行業,他經常能感覺到別人投射的異樣眼光。

眼下,國家高度重視垃圾分類回收,這讓徐源鴻感到了新氣象。做回收分類業務,徐源鴻認為垃圾分類的市場空間巨大。他發現,日常的可回收物中再利用率可以高達70%以上,但現在實際回收的利用率是15%,“我國和德國、瑞士相比還差很遠。”

對照國外市場已經出現的市值規模達千億元的上市公司,徐源鴻認為,國內做回收業務的大公司目前還比較少。

做廢物回收業務四年來,閑豆回收CEO方浩感覺這個行業已經有兩次“風口”。第一次風口是在2012年,一些回收平臺出現,專門做3C數碼產品的回收。到了2015年,O2O平臺浪潮襲來,許多上門回收再生資源的公司出現,一些平臺還做起了社區回收。

眼下,許多地方開始陸續實施垃圾分類,方浩認為第三個風口就要起來了,“五年后,會涌現一堆垃圾分類和回收的上市公司。”

但從目前整個行業看,方浩認為,選擇做廢鐵、廢塑料處理的“后端”公司多,“前端”做回收的公司并不多,“回收市場還很散亂,沒有形成規模”。最近,隨著垃圾分類的火熱,很多人認為做社區垃圾回收的商業機會最大。方浩并不否認社區是一塊大蛋糕,但他卻預感到這塊蛋糕的競爭將會十分激烈,“成本會很高,商業模式與盈利模式不是很明顯。”

閑豆回收一直在做B端市場,企業的客戶是超市、大企業,這些企業每天都會產生大量的可回收物,而社區里的居民有的一周才扔一次可回收垃圾,“只有收上來的多、賣的多、毛利高,才能覆蓋成本。”方浩認為,這是目前回收行業里“跑得”比較好的模式。校園的垃圾分類也是一個機會,還有酒店、寫字樓。方浩認為,垃圾分類是一個系統工作,光有前端回收的設備場所還不行,垃圾的運輸倉儲處理等后端業務更重要,“如果沒有龐大的物流體系去支撐,垃圾回收的規模做得再大也沒有用。”在他看來,后端的市場也有很大機會。

但徐源鴻認為,C端市場的回收更有空間。讓全民養成垃圾分類投放的好習慣需要好的模式和長效機制。“垃圾資源化應當成為社會的配套設施,應當讓每個人都參與進來。”目前一些城市的垃圾分類應該由復雜變簡單。

徐源鴻認為,垃圾分類其實可以簡單分成“干濕”兩種,廚房、廁所產生的是濕垃圾,其他的是干垃圾,“垃圾分類的復雜工作應該交給回收企業去做,而居民的投放應變得簡單便捷。”

垃圾回收處置還需規范化發展

按照住建部要求,到2020年底,我國先行先試的46個重點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全國294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也開始全面部署生活垃圾分類。

事實上,在上海實施生活垃圾分類前,資本市場已先知先覺。

數據顯示,6月18日至7月3日,A股市場上垃圾分類概念股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漲,其中,漲幅超過10%的有39只股票。

作為投資方,峰瑞資本副總裁馬睿這陣子常被問到如何看待“垃圾分類”的未來。

“這事挺大、挺熱,但是不是風口,還不確定。”在馬睿看來,無論什么項目都是一頭連著項目端,另外一頭連著投資端,投資端要看有什么新項目能投,但項目端是否有新的模式出現,還要再觀望。

馬睿所在的公司兩年前投資了回收領域的創業公司,當時他發現這是一家做C端社區回收的企業,采用的模式很新,設備也是智能化的,逐漸促使一些人參與到回收行動上。不惑創投創始合伙人李祝捷這幾年也見到一些創業公司,干著干著去轉型做廢品回收,而且公司估值很高。

馬睿不否認垃圾回收處理這個市場的潛力很大,但他認為,垃圾回收是門慢生意,最難做的就是前端回收,“這是個改變居民習慣的事,如果沒有強制的話,其實做起來挺慢的,”在如何“提速”上,馬瑞認為這可能和硬件或者商業模式有關,“商業上要構建壁壘。”

做C端市場的可回收,徐源鴻對“壁壘”問題深有感觸,“C端是最難的,怎么了解C端的心理,怎么進社區、怎么獲得用戶、怎么降低獲客成本都是問題,”徐源鴻認為,這個領域并不好做的另一個原因在于即便做小區回收,也要根據不同小區的規模、類別,研究不同的垃圾回收方式。

在他看來,回收業務只是垃圾分類處理行業的一小部分,他更看好從垃圾回收到處理這種全鏈條的商業模式。“不僅做可回收廢物的,有害垃圾、廚余垃圾、大件垃圾我們現在全都做。”徐源鴻表示,但目前要做廚余垃圾、有害垃圾的清運是要有相關資質的,如果想在商業模式上構建“壁壘”,應該做全鏈條業務,但這需要企業起步時就有幾千萬元的投入,這點并不容易。

做回收四年,方浩的感受就是這個領域還有很多“小無散亂”,“規模小、無照經營,散亂就是垃圾的‘滴漏’很嚴重。”

方浩表示,目前一些城市里,企業要辦再生資源回收的營業執照已經不批了,但如果沒有營業執照,就無法規范化做垃圾回收。此外,稅的問題也讓他很頭疼,因為從事回收業務,需要從一些企業手里購買廢物,但是大部分企業并沒有辦法給他們開發票,企業看著有很高的利潤,但實際上毛利潤很低。

在許多行業人士看來,垃圾回收、環衛行業注定要向市場化的方向發展。傳統的環衛市場規模已經有兩千億元,此外,一些新興類的環衛業務也在逐步興起,如信息化、自動化的分選回收。有行業人士預測,未來垃圾回收處理行業將有五六十億元的市場規模。

但也有人指出,目前國內的市場尚不成熟,首先是垃圾的清運量和發達國家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另外市場化程度很低,“不到30%”。而垃圾分類慢慢可能會演變成“收費制”,固廢垃圾的產生者要付費。

光大金控投資管理部董事、副總經理張曉文認為,在智能化的今天,這個行業也將迎來一個拐點。“未來會有大量的設備取代人,撿垃圾的主題是機器,而不是目前看到的人。”在張曉文看來,目前國內的環衛產業人力成本很高,占到70%,但行業毛利率卻很低,“只有8%~10%”,他認為這個成本在未來也將發生變化。

張曉文認為,資本會對未來環衛產業里的智能化技術遞出橄欖枝,“新的無人駕駛技術交叉結合運用在環保領域的技術”。

此外,未來會有環衛產業的商業模式出現,將吸引一些資本進行投入。張曉文表示,目前一些車聯網、物聯網領域的公司也在探討這方面的新的商業形態。

在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楊貴生看來,垃圾分類回收已經進入一個新時代,“這件事已經裝上法律牙齒,上升到了法律層面。”他認為,垃圾回收處理這個行業未來應該是一種市場行為,在這個市場里面,政府機關是市場的監督者、指導者,垃圾分類的制度建立、習慣養成后,各方參與主體應更多考慮這個市場如何運轉,探索商業模式。(記者 寧迪 見習記者 李若一)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趙文源
0
三分赛车计划资金